全球經濟決策者,原本正要專心對付通膨,卻不料又冒出新病毒,讓好不容易從解封中復甦的景氣,再次陷入衰退風險。這也使得全球經濟由原本的單線作戰,變成雙線作戰。

十一月二十六日,新型冠狀病毒的變種Omicron從南非往外擴散,美股道瓊工業指數重挫逾九百點,三大指數創下黑色星期五史上最差表現,台股當天也重挫逾兩百點。市場資金湧入債市避險,導致十年期美債殖利率由一.六%暴跌至一.四八%,跌幅創疫情爆發以來新高。「新病毒徹底顛覆了各國的防疫。」《紐約時報》說。

但,通膨的威脅卻不會因此消失。在台灣,從涮涮鍋到小籠包,從汽油到烏魚子,日常生活萬物皆漲。主計總處最新預測,今年消費者物價將上漲一.九八%,創十三年新高。

在美國,聯準會主席鮑爾(Jerome Powell)越來越鬆口談通膨。「我們理解通貨膨脹升高對個人和家庭帶來的困難,尤其那些無力消化必需品漲價的人。」

美國賓州大學華頓商學院教授西格爾(Jeremy Siegel)甚至預估,未來兩年至三年內,美國的累積通膨率將會達到二○%至二五%。

這是因為造成通膨的原因已「非典化」,從原本的央行放水、財政擴張,如今又加上各種非典型因素,各種力量同時發生,促成了通膨陰影恐將揮之不去。其中,「綠色通膨(Greenflation)」是最新、也最可能帶來長久影響的因素。

綠色通膨來了!
舊能源投資、供應都下滑,推高價格

所謂綠色通膨,是指全球推動綠色經濟、節能減碳,一方面增加對新經濟的能源需求,另一方面環保標準提高,打擊礦山、冶煉廠等舊經濟的投資,造成供應減少。結果是原物料金屬、農作物等相關產品價格全面上漲。

全球最大資產管理公司貝萊德主席芬克(Larry Fink)說:「如果我們要追求一個綠色世界,我們將面臨更高的通膨,因為我們還沒有完成這一切的技術。」

對沖基金大老艾克曼(Bill Ackman)也說,與ESG(環境、社會、公司治理)投資相關的需求,「正在助長通膨飆升。」資訊分析機構《銀行之日》(Banking Day)說,「綠色通膨將是下一場金融危機。」

以舊經濟的代表能源──石油來說,大型石油公司的投資持續下降。摩根士丹利首席全球策略師夏瑪(Ruchir Sharma)引述一位經紀人說法,在他公司的四百個機構客戶中,只有一個仍然願意投資石油和天然氣。

從石化燃料過渡到綠色能源的代表──天然氣,也供不應求。芝加哥商品交易所(CME)經濟學家諾蘭(Erik Norland)計算,在價格上漲前,天然氣平均占製成品成本三% ,如今天然氣價格已比一年前上漲兩倍,這一比率將擴大到一二%,同時電力成本也將從過去占製成品的七%,一口氣翻倍至一四%。

舊能源供應下降,帶來了連鎖效應。印度塔塔鋼鐵(Ta