這是全球關鍵時刻。

美國通膨創四十年新高,俄烏戰爭一觸即發,能源與原物料、黃金價格飛漲,美股、台股大跌,美債殖利率走揚。

通膨與戰爭,都讓全球更關注美國動態。此時,美國總統拜登(Joe Biden)、聯準會主席鮑爾(Jerome Powell),變成全球金融市場的總司令。

「鮑爾升息速度可能會比他的前任更快。」《華盛頓郵報》如是說,這意味著廉價資金時代恐結束
「鮑爾升息速度可能會比他的前任更快。」《華盛頓郵報》如是說,這意味著廉價資金時代恐結束。(來源:法新社)

他們讓全球市場震撼的那個鈕,並不是飛彈的按鍵,而是升息的速度。

美國勞工部二月十日公布統計,一月消費者物價指數(CPI)較去年同期上漲七.五%,創四十年以來最大漲幅,這也是一九八二年石油危機以來,最嚴重的數字。

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(OECD)最新統計,三十八個成員國的平均通膨率創二十五年新高。在台灣,今年一月物價年增率二.八四%,連續六個月站上二%,已持續突破央行傳統的CPI紅線。

通膨巨獸,讓美國、中國領導人,都坐立難安,甚至公開喊話。

美國總統拜登在前述通膨數字引發恐慌後數小時,就緊急發表聲明:「預估今年底物價將大幅回穩。」但市場卻不埋單,認為只是口水滅火、搶救民調之舉。

美股道瓊工業指數二月十日起兩個交易日跌掉逾千點,《紐約時報》直接打臉拜登:「通膨不是暫時性的。」

美國緊縮政策,溫和變激進
習近平也罕見喊話:不要升息!

更早之前,一月達沃斯(Davos)論壇中,習近平向鮑爾喊話:請不要升息。他說主要經濟體貨幣政策「急煞車」,將導致嚴重負面外溢衝擊,「廣大開發中國家將首當其衝。」

全球最大對沖基金橋水(Bridgewater)最新報告也稱,人們低估聯準會升息緊縮的衝擊,「這將給市場帶來重大風險。」國際貨幣基金(IMF)今年一月稱,聯準會升息「將帶來市場風暴。」

升息並不是新議題,為何他們都如此緊張?

原因是,通膨數字不斷上修,戰爭變數又助漲物價,預期心理讓物價宛如脫疆野馬,恐怕迫使各國央行從緩步升息,變成激進升息。

升息不可怕,但升得又快又多又猛,就變得可怕。

一位銀行交易室主管對本刊描述這場變化:

「Fed一直強調通膨是短期現象,市場去年前半年,還滿相信Fed講的東西。

下半年數字越來越高,到去年第三季,市場覺得這是不是長期問題,九月時,認為二○二二是半碼的升息(編按:一碼為○.二五個百分點)。

九月到十二月,你可以看到全球通膨都上來,Fed十二月論述,他們承認這非短期,十二月(市場預期)從半碼變成三碼。

我認為(跟之前)最大區隔是,拜登支持率一直下降,通膨最難控制是民眾預期,這在政治上壓力很大。

price in(價格所反映的市場預期)從預估升三碼跑到現在五碼多,Fed沒出來講話,你可以看到高盛、BOA(美國銀行)喊今年七次,可是並沒有看到Fed做什麼,他們就是默許的。」

Fed打通膨,恐毀了經濟?
瑞銀:升息對市場風險比俄烏危機大

物價失控,聯準會激進升息的鷹派聲浪高漲。擁有利率決策投票權的美國聖路易聯邦準備銀行總裁布拉德(James Bullard)二月十一日說:「我希望在今年七月一日以前看到升息一百個基點(bp,一基點等於○.○一個百分點)」,他並稱希望聯準會盡快升息五十個基點、意即升息○.五個百分點。若此事成真,這將是逾二十年來,聯準會在單一會議決定升息的最大幅度。

去年底時,市場共識是聯準會今年只升息三次,而且會等到年中才啟動。如今隨著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