台灣社會正從疫情中解封,回顧4個多月來的防疫事跡,有一個驚嘆號來自於她。

她將費時4年、耗資70億元打造的五星級商務飯店,在開幕前轉做台北市第一家公開的防疫隔離旅館,並親自進住,為房客打理三餐、設計14天隔離期的口味變化。疫情尚未穩定時,她每週只回家一天,看看4個孩子。

出生:1969年
學歷:美國加州柏克萊分校東方語文學系、經濟學系;北京清華大學哲學博士
經歷:元大投信董事長、瀚宇彩晶董事長
現職:和鑫光電董事長、白石集團及瀚寓酒店董事長


她是瀚寓酒店董事長馬維欣,但外界更常稱她為「元大公主」、「焦家媳婦」。
2018年,她的母親杜麗莊因元大結構債官司服刑近4年,獲假釋出獄;家人團聚後數月,她把父親馬志玲—元大集團創辦人的失智過程寫成繪本,搬上舞台。

性格如父、有鐵娘子風範
她親手打造馬家軍,衝績效

「我一直是滿跳tone的人,不按牌理出牌,」馬維欣說。

雙子座的她,有著雙線進行的人生:白天她是家族事業「鐵娘子」,夜裡遁入另一個世界,將豪門交往盤算、富家子女情愛,赤裸裸的攤在筆下。

一開始,她的人生按部就班。15歲去美國當小留學生,26歲進入馬家旗下的元大投信,擔任董事長特助;27歲與華新麗華創辦人焦廷標的四子焦佑麒結婚;28歲當母親,安身在一般企業家族設好的模組裡。

但她又不像一般嬌貴富家女。哥哥馬維建與弟弟馬維辰從小學就被父親嚴管,除了課業,還包括跑運動場5千公尺、游泳5千公尺;馬維欣雖受疼愛、不必鍛鍊,但好強的她吵著加入,體能一點都不輸兄弟。

讀大學時,她除選讀自己喜歡的東方語文系,加修經濟系以備家族之需,還跑去醫學系選修困難的解剖學,為的是「至少搞清楚器官部位,(在美國)看醫生方便一點,」馬維欣說,「我是個比較奇怪的人。」

穿著襯衫、薄施脂粉的她,在擺設比一般豪華酒店更有居家氛圍的瀚寓,接受商周訪談,笑說「我今天算是最貴婦了,」因為稍後她要陪媽媽吃飯,以免媽媽唸她總是一身邋裡邋遢。平常她打扮更樸素中性,「因為我有極大的安全感,從不覺得外在對我有這麼重要。」

馬志玲未失智前,以嚴厲管理著稱,打造出元大特有的重賞重罰文化,而馬維欣被認為比兄弟個性更像父親。她29歲接任元大投信董事長,頂著二代身分,「當年她這麼年輕,被爸爸放在那麼高位⋯⋯,做不好就會變成笑柄,她不能丟爸爸的臉,那個壓力是很可怕的。」前行政院長孫運璿二女兒、好友孫璐筠說。

於是,她承襲父親的管理風格,成為金融圈口中的鐵娘子,每天早上8點進公司,帶領部屬衝績效,沒做到就開檢討會。當年她底下的紅人,元大投信前副總經理范姜奇秀回憶,當年元大因紀律嚴,馬維欣在市場重金挖角卻沒人敢來,乾脆自建團隊,給高薪、從頭培養,打造出一支戰鬥力強的20人馬家軍。「元大後來的基金規模與績效都可以中上,跟這個有關係。」范姜奇秀說。

家庭陷官司、父親更病倒
她每晚3千字,寫小說紓壓

馬維欣還有一樁拚命三娘的事跡,就是2003年爆發的茂矽掏空案,當時茂矽傳出將跳票,時任董事長胡洪九避不見人,股本不過3億元的元大投信卻揹了茂矽2億元的無擔保公司債,「那時我大概才三十出頭,就很害怕,」馬維欣說,她動用了公公焦廷標、太電孫道存前妻等人脈,成為全市場第一個找到胡洪九、也第一個拿回錢的人。「這件事的lesson(教訓)就是,不要做超過你能力範圍外的。」她說。

數年後,換馬家深陷官司。當時包括元大結構債案、扁家政治獻金案等,讓馬維欣父母、兄弟頻遭司法傳喚,馬志玲也約在那時出現失智症。2009年,馬志玲夫妻被檢方起訴,那一段時間,馬維欣白天忙事業,還要代父上法庭,照顧情緒崩潰的母親與失智的父親;到了夜裡,她開始以筆名糖朝栗子、用簡體字,在中國新浪網上發表連載小說《最愛》,主人翁是兩子一女的富豪家女兒。寫的雖然是上流社會間的愛情,卻也處處透露其間各種算計與家族壓力。

寵女兒的馬志玲(右)失智後,馬維欣(左)每天再忙一定去探望父親。
寵女兒的馬志玲(右)失智後,馬維欣(左)每天再忙一定去探望父親。
來源:馬維欣提供

「為什麼我可以很平穩走過來,(寫小說)對我來說是抒發心情方式,每天半夜開始寫到2、3點,每天要寫3千字,」她回憶。

「都市女性最大的致命傷不再是失戀,而是失業吧?」「忽然之間自己端的這個最被羨慕的金飯碗,一下就變成破銅爛鐵了⋯⋯。一個這麼大的百年銀行都禁不起考驗,如此渺小的個人又算什麼呢?」「在婚姻裡,男人永遠是實際得利的一方!」小說裡的這些字句,像是她看穿人生的感言。兩年多的時間,足足寫了80萬字,中國藝文圈朋友鼓勵她出版,但在家人反對下,她只自費印製數本留念。

接下夫家事業遇地震
她說:這裡有太多可學

2012年,她接任夫婿虧損累累的面板業瀚宇彩晶董事長,因事業壓力而生了一場病的焦佑麒則轉任執行長;3年後,她又接下彩晶轉投資的和鑫光電董事長。隔年,台南大地震重創和鑫,她一邊趕赴台南重新建立產線,一邊開始讓和鑫轉型,看準信義區商辦需求,當年就砸55億元,買下如今瀚寓這棟飯店大樓的土地,並投資架設第4條生產線。

「一般人在虧損時不敢做大投資,但是她卻在地震時、在負債比很高時,還敢去做資本支出。」一位和鑫高階主管表示:「金融業靠績效說話,科技業強調的是速度,和鑫去年成績單這麼好,就是她提前將第4條生產線架出來。」

自大地震後,馬維欣開始較常找大伯—華邦電子董事長焦佑鈞,「她說:哇!這裡有太多的東西我可以學,就變成長期性的(來諮詢),」焦佑鈞說。但馬維欣最想做的旅館業,他比較幫不上忙,「我覺得她這兩年(做旅館)是很受折磨的,雖然她很有興趣,但經驗不見得足夠,她在裡面是要碰撞、要從錯誤中學習的。」

最想做的旅館遇疫情
轉做隔離旅館雪中送炭

「我常跟主管說,旅館真不是人做的,你賺的是賣青菜蘿蔔的錢,卻要盡操(賣)白粉的心,且越到週末越不敢休息,全年無休比7-Eleven還恐怖,」馬維欣談起經營旅館的苦,但又說得眉飛色舞,「要自己開心,才會有熱忱做下去。」

一場疫情,打亂她的布局。暫時轉做隔離旅館的決定,因可能影響定位和消費者觀感,遭到她大哥等多人反對。但她說:「雪中送炭很重要。」指好旅館要能在疫情中保護遊客。

當初她找來非旅館界出身,卻專精機電工程的雷力誌,擔任瀚寓酒店總經理,因為她認為裝潢會過時,但堅固安全的機電系統才是生意做久的根本,沒想到意外成為最合格的防疫旅館,「這棟大樓一開始就定勝負了,疫情只是證明我當初邏輯是對的,」她說。

防疫旅館預計做到8月底,新的挑戰才要開始,如何扭轉大眾對防疫旅館的不安?馬維欣認為,有防疫力的旅館反而會是賣點。她重新規畫商務客房,把開會需要的設備都搬進客房,減少房客對公用空間的倚賴,並且加強工作人員的防疫知識,隨時應變。

投入新事業的同時,馬維欣的另一條人生線,是將父親失智的故事寫成繪本,自編自導,搬上舞台。孫璐筠說:「一般人不願在父母還在時就敞開來談,但我們這一輩失智的父母太多,她希望大家正視。」

應該發展成童話故事的人生,卻一路經歷許多波折,「我所謂看淡,就是不把自己看得最重要,大多數人都認為自己最重要,本來是公主,碰到婚姻就不是這樣了。」她笑說。

她打算寫下一本小說,主題會與旅館產業相關。看來,經歷過滄桑的公主又要徹夜未眠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