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球第一款泡麵調理包 滿漢大餐話從頭

十二月的巴黎街頭,沒有意外的飄著大雪。

天未亮,我穿過層層風雪,抵達地鐵站,搭上最早的班次,趕往學校,緊接英法交錯的料理課程。等到可以放鬆腦子回家時,路上早已一片漆黑。我日日在晨不見陽光、夜不見月光的夙興夜寐中度過。其實這種日子久了,倒也就習慣了,只是生在亞熱帶氣候的台灣女子如我,除了小時候跟隨熱血的父親,於凌晨上了一次合歡山賞雪後,就再也不曾感受過如此酷寒的冷冽。

因此,巴黎的大雪,於我而言,雖然有著新體驗的興奮,但更多的是思鄉苦悶。

幸好,解決低潮的方法不是沒有。

拖著疲憊的身體,我走進廚房,拆開從線上台灣超市團購的家鄉味──滿漢大餐蔥燒牛肉麵,燒鍋熱水,不須太多,淹沒過麵體即可,再將調味包以及帶肉塊的調理包精華倒入內,額外加幾片路過亞洲超市順手拎回來的青江菜,快煮三分鐘,簡單方便的台灣牛肉麵,活靈活現就在眼前,像是穿過一扇任意門,直接回到台灣街頭巷尾。

那晚,我就像賣火柴的小女孩,品著滿漢大餐,瞅著裊裊白煙,點燃微微光芒,看見希望,看到夢想,看到台灣的家人說話。

「啊!牛肉麵天堂!我要勇敢,我要堅強。」心底暗自啜泣不敢言。

台灣牛肉麵出國拚外交

隔日,憑著自己是「滿漢大餐大富翁」,把泡麵帶到學校,不僅送給台灣的朋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