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富酒廠裡的匠人們,專注一件事,並做到極致,這是百富所堅持的一心一藝,也如同張震嶽對於音樂創作的態度,過程中的「玩心」如同讓人著迷的鑰匙,能打開獨特的創造力並塑造獨一無二作品,張震嶽自詡是永遠的音樂玩童,許多人玩了一輩子音樂默默無名,他卻能玩成金曲歌王。

「要彈到彈不動為止」的搖滾魂讓吉他有了自由意志,如同看似靜止的百富琥珀色酒液,有著四大匠人──資深翻麥師Robbie Gormley、資深銅匠 Dennis McBain、資深桶匠Ian McDonald與首席調酒師David Stewart的精神貫注,他們像「威士忌界的搖滾神團」,像張震嶽崇拜的槍與玫瑰,將「makers」(一心一意的創作者)的日常詮釋成不平凡的精神態度。

認真「玩」,巨作自來

匠人匠心,需要時光來養成,倒帶走入張震嶽的兒時情景,爸爸吟奏著阿美族原住民小調,母親彈唱著流行歌曲,姐姐陶醉在西洋音樂,張震嶽的音樂性來自不同文化,小小手指撐不開、按弦不靈活依然日夜癡迷練習,吉他一玩就是三十年,一生專注一件事。

「其實,我到現在還不太會看五線譜。」但驚人的樂性「天賦」,讓張震嶽每次發聲都能震撼人心,對音樂從來都是抱持冒險不設限的精神,無論是紅遍全台的〈愛的初體驗〉,或回部落尋根、以阿美族母語命名的《我是海雅谷慕》(Ayal Komod)金曲獎專輯,數年來入圍最佳專輯、作詞、作曲、樂團、男演唱人、編曲等領域獎項,從幕前跨到幕後,都是一心之下的成果。如同百富首席調酒師David Stewart半世紀以一心成就一藝,不僅是蘇格蘭發起橡木桶實驗的先驅者,更是再創經典的代名詞。

一部偉大作品的「心藝」旅程

當張震嶽在節目中用成熟嗓音LIVE吟唱《別哭小女孩》,深深牽動人心對大自然的歸鄉投射,他心中的男孩認真「玩」音樂,也從音符中引出更深刻的議題,遙想在蘇格蘭達夫鎮裡的百富匠人們,以whisky band般的釀酒兄弟情,在威士忌樂園裡天天「團練」,煉就許多堅持經典、勇於創新的單一麥芽作品,就像那瓶以加勒比海蘭姆桶過桶的百富14年,它不只是萬眾矚目的陽光男孩,背後更藏充滿智慧與深度的冒險精神。

一瓶偉大的百富威士忌,就如《我是海雅谷慕》這樣的音樂傑作,在創新中亦守著巨木的根,獨特的蜂蜜甜香,來自百富匠人們半世紀守護,整個製酒過程如同不同樂手的協奏,最終以各種調性的橡木桶融合出一心、一藝的匠心之章。

一群人,與一個人

你最喜愛的威士忌情境是什麼呢?對張震嶽來說,喝百富就像玩音樂,是一群人的事,更是一個人的事。

張震嶽回憶起「縱貫線」時期與羅大佑、李宗盛、周華健三人巡迴演出、湧現一幕幕夜晚小酌暢談的畫面,四位音樂人各自抱有大量多元的音樂文化,靈感磨合成為獨一無二的音符配方;張震嶽也難忘在山上獨處的部落時光,獨酌對影成三人,他坦言自己愛衝浪卻是典型的「山型人」,看似愛熱鬧卻是偏好安靜的人格,帶著愛犬去收不到訊號的深山裡露營,倒一杯威士忌慢慢喝,透過大自然與美酒的共鳴,找到自己的靈感時光。

堅定相信,一心造一藝

「音樂是我的天賦,同時也是我的工作,又能養家活口,這是幸福也是幸運,所以我才能好好專心做一件事。」張震嶽回顧自己「一心一藝」的音樂之旅,有著探究多元曲風的冒險,更有傳達人類與大自然共生的議題,讓音樂成為一種平衡橋梁,引領下一世代的獨立思考。

了解更多:https://bit.ly/3eD3yp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