長期以來,暴起暴落的繁榮與蕭條週期,一直是半導體產業的痛點,但現在,該產業卻有信心,能打破惡名昭彰的舊有模式,促使半導體景氣牛市開跑。

需求疲軟,晶片正迎來產能過剩?

美國半導體產業協會(Semiconductor Industry Association)報告指出,去(2021)年,晶片銷售額達到創紀錄的5,559億美元(約合新台幣15.5兆元),較前一年成長26.2%,亮眼表現引起業者競相投入大筆資金,投資新的半導體製造工廠。

例如,全球最大晶圓代工廠台積電,今(2022)年的資本支出衝上440億美元,目標是擴大產能;英特爾(Intel)也正計畫一項價值達1,000億美元的投資計畫,將建造全球最大的晶圓廠。

過去,像這樣大手筆揮霍,在需求疲軟情況之下,通常會導致產能過剩的窘境,因此,現在冒出越來越多的類似警告。一些分析師指出,晶片荒讓各家產能開好開滿,並推升晶片價格,但榮景恐怕將迎來反轉,最早在2023年會變成供應過剩。

「市場上有產能過剩的擔憂聲浪,」研究組織SemiAnalysis的晶片專家帕特爾(Dylan Patel)說,「我確實發現,現在的繁榮週期比過去還久,但我也預測,下一個到來的衰退週期,將讓產業摔得更重。」

近幾個月來,市場需求減弱的跡象層出不窮。

最初因疫情而起,用於線上課程的低成本筆記型電腦Chromebook,銷量大幅下滑;網路設備亦然,居家遠距工作的家庭,已經將WiFi設備升級得差不多了,顯示市場飽和;隨著歐美逐漸放寬防疫限制,允許人們走向戶外,LCD液晶電視和線上遊戲設備的銷售額,預計也將下降。

大趨勢引領,半導體牛市開跑

然而,許多產業專家反駁晶片過剩的說法,認為驅動全球半導體繁榮的力量尚未結束,現在,只是牛市的開始。

「此刻的週期一點也不正常,」亞洲投資公司TriOrient的副總裁尼斯特(Dan Nystedt)評論。他補充,美中貿易戰帶來干擾,接著COVID-19大流行殺出,這都導致行業誤判市場需求,投資不足。「有更大的趨勢正在發生,可能推動更持久的旺盛需求。」他說。

晶片業過去只由1至2個關鍵設備所驅動,例如個人電腦,然後是智慧型手機。人工智慧(AI)的興起,讓晶片在生活大小角落都能派上用場,從汽車、工廠,到家電,半導體無所不在。此外,高速運算能力的需求不斷提升,目的是管理和存放智慧型裝置、基礎建設用到的大量數據。

趨勢顯示,電子產品的半導體含量(semiconductor content)正在爆發。美國半導體設備商應用材料(Applied Materials)預測,到2025年,一隻智慧型手機的晶片含量,價值將達275美元,比10年前、2015年,多出100美元;在相同期間,預計每一台汽車的半導體含量則從310美元,提高至690美元;數據中心(Data Center)伺服器更從1,620美元,大增至5,600美元。

除了晶片需求的激增,終端市場的結構性改變也是半導體繁榮的原因。「這20年來,主要的終端用戶一直是消費者。但現在,產業或許正回歸到由企業和政府推動的市場。」尼斯特解釋,「雖然消費者偏好低成本產品,但業主和政府重視的是『品質』,這或許會改變定價體系。」

正因如此,產業高層相信,現在已經不符合過去平均每2至4年就會出現的蕭條週期。不僅如此,建造先進晶圓廠的成本不斷攀高,對台積電,還是其競爭對手三星(Samsung)、英特爾來說,擴大資本支出,不代表可以同步帶動產能大幅上升。

「多數人會對此感到驚訝,未來幾年,擴大投資每年將能增加10%到15%的產能,」投資管理公司路博邁(Neuberger Berman)董事總經理侯明孝(Sebastian Hou)說,「但這可能只夠剛好滿足需求。」

進一步驅動半導體前景的,是全球供應鏈減弱。全球都在尋求避險日益升溫的地緣政治、以及類似大流行突然帶來的中斷,包含美國、歐洲、日本、中國...等,各國正積極打造在地化半導體供應鏈,這顯示,顧客為了確保足夠晶片數量可用,可能會要求更高的庫存。

「全球化供應鏈讓產業運作非常有效率,但效率將會降低,」侯孝明說,在這種情況下,業者將增加更多非必要性的產能。

責任編輯:邱韞蓁
核稿編輯:林易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