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我們不斷互相辱罵,說有多粗俗就有多粗俗。槍林彈雨般互相抨擊。在提出點子、駁倒點子、仔細討論公司面臨的威脅時,我們最不在乎的就是別人的感覺。」

「沒有哪一個構想神聖到不可嘲笑,也沒有哪一號人物重要到不可揶揄……,我可以清楚看到自己坐在會議桌前,咆哮、被咆哮……。」

「隨便找個外人來看,我們無疑是一群差勁的烏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