這兩個月來,我的脾氣變壞了。

「你要對得起你的薪水!」「我不要聽細節,告訴我你的看法!」「這數字背後的意義到底是什麼?」每天早上9點,我的高分貝責備聲總讓會議氣氛凝重。

有一天,我找來兩位PM表達對會議效率的不滿。

「執行長,例會是不是改成兩天一次就好?你的問題太犀利,我們還來不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