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肉食動物充斥的外商叢林中,一隻草食動物能存活嗎?難道只有性格強勢的人,才適合當主管嗎?我的故事,或許會讓你改觀。

我在外商超過30年,這個舞台上,多的是頭角崢嶸、鋒芒畢露的經理人。但我從一出社會,第一次在公司做「DISC測試」,就發現我是穩定型的「無尾熊」。而在績效至上的外商界,絕大多數出色的經理人都是掌控型的「老虎」。

不只是當員工時如此,就連後來當上主管,再做測試,我都是標準的無尾熊。

當然,性格分類不會只有一種。我還做過一種「4色人格測試」(Insight Discovery)。當中,紅色性格的人喜歡挑戰,與人交往時,通常是直接、積極和坦率的。黃色性格的人外向、有說服力、喜歡並善於交際、興趣廣泛。藍色性格的人善於思考,感情細膩、性格謙卑且不張揚。至於綠色,則是容易交往且隨和、含蓄、有自制力、不容易生氣,願意幫助別人。

很多領導人都是紅色配藍色,為什麼呢?因為紅色的執行力特別強,看重使命必達。當然,有時會有過頭的時候,變成「凡走過必留下血跡」,但整體來說,這類型主管驅動改變的能力和績效是比較高的。

而我的本性是「綠色最高、藍黃次之、紅色最低」,表示本質上我喜歡和平,善於團隊合作、樂於付出,比起踩著別人往上爬,我更傾向與人為善,不與人爭。

不過,當我「有意識地」表現時,我的「藍黃色就會大幅升高,綠色不變、紅色依然維持最低」。我還是可以扮演領導者角色。只是在外商界,我顯然是一種「非典型」經理人,跟大多數同儕都不一樣。我得「很ㄍㄧㄥ」,才能表現出工作需要的樣子。

雖然「很ㄍㄧㄥ」,但我想告訴你,如果你願意,草食性動物一樣能在叢林中出人頭地。對草食性格的專業工作者,我的法則是「延遲滿足」「準備更多」。這需要強大的意志力,因此我要強調,在這麼做之前,一定要先釐清自己的選擇。

「想出人頭地」的內在因素

我所謂的「選擇」是:我不想輸。

從出社會工作第一天開始,我就察覺到自己「想出人頭地」的內在因素。因此別人做1分,我就加倍做2分。

1986年,我退伍後先考進新竹一家科技公司當研發工程師,但只待了很短的時間。不久後,我進入惠普(HP)擔任客戶支援工程師,這工作很適合我。因為既要服務客戶,又要懂技術。1990年前後,我的月薪有7萬多台幣,每個月還有1萬3千元的汽車補助。加上每年有到美國進修1∼2週的機會。怎麼說,都是當時人人稱羨的工作。

公司送我去美國短期進修時,我先向同事要到教材,並在出發之前讀完。因為我不想浪費時間,我把內容都搞懂了才去。當時,我天天加班,原定需要1年的訓練,我只花短短3個月就完成,而且每個項目都做到100分。

明明表現不錯,但我當時滿心羨慕的都是業務。跑業務有舞台、有掌聲,工程師怎麼拚都是「小隻的」。這念頭一直在心中縈繞,想到快30歲,再也按捺不住,覺得「我蔡恩全不拚一下不甘心」。

延遲滿足、加倍努力

「不拚不行」和「現在這樣很好」的衝突在心中愈發白熱化,最後,我終於下定決心要轉戰業務,但主管說暫時沒有開缺,讓我先等等。將近整整1年的時間,我一直說服自己要有耐心,邊做邊等。

隔年,有8位剛從MBA畢業的業務進來。當下,我非常震驚。主管回覆我,那是特別通道,是特例,但我後來了解,真正的理由是主管不想讓我轉任業務。我有一種「寧予外人、不予家奴」的感覺:即便我死心塌地、乖乖等待,還是爭取不到想要的機會。

我看到聯合報上台灣IBM開缺的廣告。抱著「即使不像,我也想試」的心情決定去應徵,因為我不甘心。

事實上,當時台灣IBM的人才都是從出社會就開始培養,我要從惠普過去,起初也沒抱什麼希望,沒想到真的成為第一批「非純藍」部隊。之後加入微軟,面試我的老闆跟我說,錄取的原因很簡單:惠普和IBM都要的人不會差。

我的結論是,雖然性格溫和保守,我知道離開舒適圈會很難受,但我想出人頭地。這股動力很強烈。這是我所說的「做選擇」。

一旦決定「把頭削尖」,我就下定決心,徹底實踐「延遲滿足」和「加倍努力」。因為我知道,從現在開始,我必須不斷往上「頂」,經歷很多考驗、很多挑戰,甚至十八般武藝兼備,才能到達我想去的地方。

加入IBM後,我跳入競爭最激烈的業務端,一心渴望闖一闖。這一跳,從此展開一連串驚心動魄的職涯旅程⋯⋯

{DS_BOX_32401}

責任編輯:李頤欣
核稿編輯:易佳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