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薄樂斯和我開始構思如何發展出一套組織願景架構時,我們為了該怎麼稱呼架構的第三部分(在核心價值和目的之後),爭辯了一番。起初,我們決定採取聽起來比較企業導向的「使命」。但有一天,我在史丹佛講課時,BHAG幾個字(唸作Bee-Hag,Big Hairy Audacious Goal)突然脫口而出。「膽大包天的目標」這個名詞於焉誕生。

起初,我們決定只在教學時採用這個詞。我們認為設法讓大家理解比較傳統的名詞,還是比要領導人接受如此,呃……膽大包天的名詞,容易多了。

不出兩年,我們的想法完全改變。我們在教學上運用愈多,就愈發現,如果我們直接切入核心本質,學生更能理解和掌握我們教的概念及真正的精神。

「膽大包天的目標」(BHAG)這幾個字開始到處出現。不只是企業執行長會談到公司膽大包天的目標,連政府領導人、社會企業創辦人、學校校長、體育教練、軍官和教會領袖都開始談論。

《紐約時報》甚至刊登一篇關於膽大包天的目標如何「橫掃美國各地的組織高官辦公室」。為這篇文章接受訪談時,那位記者想稍微刺激我,說有幾位管理思想家聲稱膽大包天的目標是他們先提出的(即使他們避而不用這樣的字眼),還說我們沒有什麼新的創見。

「你有什麼回應?」他追問我。
「我不認為任何人能聲稱膽大包天的目標是自己先想到的,」我回答,「這個觀念要回溯到很久以前,遠在我們出生之前就已經存在。」
「那你認為誰才能聲稱自己是第一個想到的?」他步步進逼。
「嗯……也許是摩西。」我回答。

在歷史上,膽大包天的目標曾經激勵許多偉大的領導人,他們以此來刺激進步,振奮人心。不管你稱之為「使命」也好,「膽大包天的目標」也好,或任何你覺得適當的詞,其實不是真那麼重要。重要的是,你奉獻心力、戮力追求的目標,能符合「膽大包天的目標」的檢驗。不妨問自己以下幾個問題:

l 你和員工是否為膽大包天的目標大感振奮?
l 膽大包天的目標是否清晰動人,簡潔易懂?
l 膽大包天的目標是否與貴公司的目的相連結?
l 膽大包天的目標是否是千真萬確的目標,而不是冗長難懂、不可能記住的使命或願景「宣言」?
l 你們是否不確定百分之百能達成目標,但同時深信,只要大家全力以赴,必能達成目標?
l 你們能不能清楚判斷自己是否已達成膽大包天的目標?

最好的膽大包天目標會激發雄心壯志,迫使你們既有長遠規劃,又維持短期努力的強度。要達成膽大包天的目標,唯一的辦法是保持強烈的急迫感,日復一日,月復一月,持續多年。你今天、明天、後天,需要狂熱聚焦於哪些工作,才能打破機率法則,達成膽大包天的目標?假如你想把威力強大的電腦放進每個人口袋,或消滅瘧疾,或讓每個孩子都能接受教育,或將犯罪率降低8成,或削弱恐怖主義勢力,或打造出業界最受推崇的公司,或達成任何你想達到的目標,你不可能只花幾天、幾個月就達成。最好的膽大包天目標,必須花10年到25年的時間,持續努力不懈,才能達成。

如果你是被膽大包天的目標驅動的人,那麼長期的不安、持續的探索,對你而言都是一種福氣。當你致力於追求膽大包天的目標時,你的目標將與你同在。你早上醒來會看到膽大包天的目標就站在角落,炯炯有神的大眼睛看著你。你晚上關燈睡覺時,膽大包天的目標仍站在角落,似乎在對你說:「好好睡一覺吧,因為到了明天,我又會掌控你的人生了。」

{DS_BOX_32535}

責任編輯:李頤欣
核稿編輯:鍾守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