前段時間,電池巨頭寧德時代,推出換電品牌EVOGO,發布巧克力電池、自動換電站等系列產品,這件事受到很多人關注。

其實不只寧德時代,北汽新能源、蔚來、吉利、一汽、上汽、東風等等企業,也先後入局。

換電陣營持續壯大,吸引大量關注

從商業的角度來說,用戶的需求在哪裡、機會就在哪裡。新能源汽車越來越多,充電難的問題也越來越突出。每年都會看到徹夜排隊充電的新聞,路上花了4小時,結果3小時都在排隊充電。

充電焦慮、充電難,是用戶的痛點,可能也是電動汽車很難普及的原因之一。換電是一個解決方式。充電至少1小時以上,換電只要幾分鐘。當然這種模式還不成熟,但已經有不少企業已經邁進去試探,甚至有的已經摸到了門道。比如蔚來。蔚來之前發布的BaaS服務(編按:專為移動應用開發者,提供整合雲後端的服務)就是基於電池租賃的換電模式。這個模式很有意思,車電分離、可換可升級。

車電分離就是假設你花35萬買輛車,你可以只買車,不買電池。這樣你只需花28萬,可以少花7萬塊。那電池怎麼辦,你可以每個月花900多塊去租電池。相當於本來要付7萬塊錢買電池,現在每個月付900多塊。7萬塊可以租將近6年的時間。假設你5年換一輛車,租賃電池還能省不少錢。

聽上去是挺有意思的一件事,省了充電的時間,還能省錢。這種模式還能解決電池升級的問題。假設今天的技術下,1顆電池可以跑400公里,等技術進步了,可以跑500公里,或600公里。

如果是你自己買的電池,可能會擔心換個電池,原來的電池不是浪費了,還多花錢。如果是租的就不會有這種顧慮,你可以一直換。對公司來說,隨著技術的進步,可能會從400公里,升級到500公里,500公里升級到600公里。這樣你用的電池也就自動升級了。

商業模式,就是利益相關者的交易結構

商業模式創新,就是更有效地組織利益相關者,優化交易結構。我舉個例子。出租車不知道誰要用車,乘客不知道哪裡有車,因此大量出租車在空駛、乘客在空等。這個低效的交易結構,可以被優化嗎?當然可以。你可以藉助網路高效找出出租車的供給和乘客的需求,減少空駛和空等時間,用優化的交易結構,對傳統模式降維打擊。(編按:中國用語,降維打擊也就是順應趨勢。)

比如,充電出租車需要長時間的充電,對司機來說,耽誤了拉客時間,對乘客來說,要花時間等。換電模式推出後,換電版出租車更換電池只要幾分鐘,節省了時間,優化了交易結構。除此之外,換電這個商業模式,最大的價值其實是避免了一部分電力資源的浪費,創造了社會價值。

假設一輛電動汽車,電池壽命是充1千次電。不常開車可能車報廢,電池才充了300次。經常開車,到車報廢已經充了1千次,充電次數用完了,甚至他又買了塊新電池。

就會出現一個問題,實際充電次數和電池報廢之間一定是有多餘,一定有電力資源被浪費掉。比如,電池能用1千次,而你充了500次,車就報廢了,電池就沒有被充分利用,被浪費了。

還有一種情況,就是買了車後不怎麼開,過了一段時間,發現電池升級了,400公里變成600公里,又變成800公里。這時候再換,之前的電池就會浪費掉。

所有的商業模式創新,都是改善交易結構、創造效率空間。怎麼避免資源被浪費,怎麼創新效率空間,就是換電這種商業模式的起點。如果今天你用的是電池租賃的換電模式,電池就不屬於你了。

這時候你買了一輛新車,去租電池,這次租的是用充了200次的,下次去換可能是400次的,下下次999次。你用了1千次之後,終於在你這裡,電池的充電次數達到了1千次,這個電池就真的報廢了。

這就意味著,透過這種模式,市場上流通的大量電池,會在報廢的邊緣被用掉,不斷有電池在報廢掉。最後就幾乎不會有電池被浪費掉。

市場將會有一批充了0次到接近1千次的電池。當接近1千次的報廢後,就會有一批新的電池進入市場。不斷循環循環循環,只有報廢的電池,沒有浪費掉的電池。

過去可能要生產1萬顆電池來滿足1萬輛汽車的使用。基於換電模式下,電池被充分使用,最終市場上出現1萬輛汽車的時候,可能只需要7千顆電池+3千顆舊電池,電池的使用效率就會大大增加。中間省下來的3千顆電池,就是模式創新帶來的價值。而這個價值可能會是公司能賺到錢的真正原因。

我們經常說,商業是有基礎邏輯的。它可以是幫用戶省錢、省時間,或為社會創造價值。如果一個商業模式,改善了交易結構,能持續創造價值,持續讓用戶獲益,就是一個有競爭力的商業模式。

我們不知道這個模式到底走多遠,但不否認它背後有一個非常漂亮,但需要時間來驗證的邏輯。祝福所有探索中的公司,期待新的突破。

*本文獲「劉潤」授權轉載,原文:電池巨頭入局,換電會是個好生意嗎?

責任編輯:鍾守沂
核稿編輯:李頤欣