俄羅斯總統普欽派兵進駐烏東叛區維和,可能是侵略烏克蘭的前奏,西方國家紛紛祭出經濟制裁回擊。不過,美國知名財經網站霸榮(Barron`s)分析,西方國家因為政治上的弱點,恐怕無法在衝突持續延燒的情況下,齊心協力制裁俄羅斯。也許俄烏戰局是否落幕,都得看普欽怎麼決定。

Barron`s 22日報導,俄羅斯2014年併吞克里米亞半島後,經濟就持續面臨西方制裁。大西洋理事會(Atlantic Council)經濟學家Anders Åslund、政治科學家Maria Snegovaya估算,制裁每年會將俄羅斯國內生產毛額(GDP)削減2.5~3.0%。然而,普欽卻從未退卻。

美國前駐俄大使Michael McFaul上週對記者說,西方的歷史經驗跟俄羅斯截然不同,卻妄想把自己的成本利益分析套用在普欽身上。普欽的烏克蘭行動確實會虧空國庫,但誰敢抱怨?「整個國家的預算及經濟都被普欽掌控,哪來的預算壓力?」

報導指出,據傳普欽如今活在一個完全隔絕新冠病毒的泡泡中。普欽要求來訪領袖坐在長桌遠端的做法,雖遭網友嘲笑,但也顯示普欽變得與世隔絕。前俄羅斯情報員、目前在美國智庫布魯金斯學會(Brookings Institution)服務的Angela Stent表示,普欽心腹非常少,「僅由3~4人組成」,這些人幾乎全來自情報圈,並不那麼在乎經濟可能面臨的後果。

最有效的做法也許是打擊俄羅斯能源出口,但歐洲需要這些能源。西方國家必須面臨直接威脅,決策者才會認真考慮對俄羅斯實施類似伊朗的石油禁運制裁。即便如此,俄羅斯除了西方外還是找得到顧客,伊朗也是。

值得注意的是,西方現在或許很團結,但也許不會長久。俄羅斯專家Fiona Hill最近曾對Barron`s表示,普欽之所以現在行動,是因為他知道美國有極大弱點。上週參議院實施嚴厲制裁的法案並未通關,因為共和黨、民主黨對於制裁力道意見不合。

不只如此,Barron`s指出,更多衝突恐顛覆歐洲政局。過去10年,敘利亞難民成為歐洲政客頭痛的難題,烏克蘭人口比敘利亞多、離歐盟也更近。政治陷入衝突,恐讓西方無法在可預見的未來齊心協力制裁俄羅斯。

拜登強調油價是關鍵

美國總統拜登(Joe Biden)週二(22日)宣布第一波對俄制裁。不過,他說美國無意跟俄羅斯打仗,還表示最關鍵的就是限制俄烏危機對美國汽油價格的影響。

The Hill、CNBC、NBC News等外電報導,拜登於美東時間22日下午在白宮發表演說表示,這波制裁主要瞄準俄羅斯銀行與主權債務。拜登說,美方已調派部分駐歐軍隊、強化波羅的海盟國邊防,但他強調這僅是「防禦性」措施,「我們無意跟俄羅斯打仗」(we have no intention of fighting Russia)。

拜登同時表示,「我希望減少美國人民因為加油受到的磨難。這對我很重要。」他還說,在反制俄羅斯之際,華盛頓也會利用手邊一切工具,保護美國企業及消費者不受汽油價格跳升衝擊,這對政府至關重要。

*編者按:本文僅供參考之用,並不構成要約、招攬或邀請、誘使、任何不論種類或形式之申述或訂立任何建議及推薦,讀者務請運用個人獨立思考能力,自行作出投資決定,如因相關建議招致損失,概與《精實財經媒體》、編者及作者無涉。 資料來源-MoneyDJ理財網

責任編輯:陳宣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