美國散戶與機構打架,韓國散戶也不閒著。對於韓國政府計畫於3月15日解除韓國股票的賣空禁令的打算,韓國散戶大呼:反對!

這次抗議中,甚至有逾20.3萬人都簽署了要求永久實施賣空禁令的請願書,要知道,韓國戶籍登記人口也就5000萬人。

不得不說,經歷了去年3月實施的賣空禁令,韓國基準Kospi指數在去年年末增長31%,是僅次於奈及利亞股市指標的全球最佳表現。

而這背後,佔到KOSPI市場KS11每日平均交易量67%的散戶成為絕對力量,韓國投資者1月份的海外股票月度購買量也達到了歷史峰值。

而炒股逼空,對韓國散戶來說可能已是小菜一碟。韓國散戶炒幣,拉盤可是一絕。歷史告訴我們,一個幣只要上線韓國交易所,而且如果是第一次登陸韓國幣圈,基本上漲幅都會是10%以上。當「泡菜溢價」達到峰值時,韓國的比特幣價格比國外高近50%。

韓國散戶對空頭宣戰

韓國在去年3月受新冠疫情影響頒布的賣空禁令,眼看就要到期了。而如何決定「賣空禁令」的命運,成了韓國政府的燙手山芋。

雖然與法國和義大利等市場大約在同一時間實施了賣空禁令,但韓國是目前除印尼以外唯一一個堅持這一限制的國家。

期限將至,今年1月,韓國金融監管機構表示,計畫於3月15日解除韓國股票的賣空禁令。

不過,若是賣空禁令被解除,韓國散戶高呼:反對!

目前,有逾20.3萬人簽署了要求將這一為期10個月的禁令永久實施的請願書,並請求文在寅總統將賣空列為非法行為。

截至2020年末,韓國戶籍登記人口也就5000萬人。而在2018年,高盛集團因所謂的裸賣空而被罰款75億韓元(約合670萬美元)時,韓國投資者請願支持禁止賣空的簽名人數也遠未達到如今的水平。

受美國GME狂熱的大戰影響,日前,韓國股民聯盟有近30000名投資者在會員制論壇naver.com上集結,在網上簽署請願書,並在市中心舉行示威,呼籲永久禁止賣空股票。這些散戶投資者將該運動稱為「K-streetbets」。

分立的意見

韓國散戶的振臂高呼未能將「訴求」一錘定音。國際貨幣基金組織(IMF)敦促韓國終止其賣空禁令,稱其有可能使市場效率降低,並且難以對沖。

在週四關於韓國經濟的新聞發佈會上,該組織的官員Andreas Bauer表示:「由於韓國的財務狀況和新冠爆發後市場的運行情況已經穩定,因此我們認為有條件恢復這種賣空行為。」

韓國資本市場研究所的研究員黃世煥說:「如果取消賣空禁令,可能會導致崩潰,並引發散戶投資者不滿。」他補充道,「由於市場過熱,重新引入賣空似乎是一個合理的政策決定,這可能有助於更好地穩定市場並避免造成重大打擊。」

首爾延世大學經濟學教授宋泰允表示,過去六個月韓國市場的強勁表現是全球充裕的資金和低利率的結果。

「可能需要持續和過剩的流動性來維持當前股市的情緒。否則,一旦流動性消失,市場將遭受重大打擊。」

韓國散戶打天下

不得不說,去年3月實施的賣空禁令,造就了隨後韓國股市的繁榮。2021年以來,KOSPI又上漲了6.8%。這背後,韓國散戶的力量功不可沒。隨著疫情期間交易的增加,韓國股市中的個人投資者已超過機構和外資。

黃線為韓國散戶、黑線為國外投資人、紅線為國內投資法人機構。
黃線為韓國散戶、黑線為國外投資人、紅線為國內投資法人機構。

2020年,散戶投資者佔到主要KOSPI市場KS11每日平均交易量的67%。根據韓國金融投資協會的數據,截至2020年底,韓國活躍的機構和散戶投資者帳戶達到創紀錄的3540萬,比2019年增長了21%。

今年1月,韓國交易者又紛紛買入GameStop和特斯拉等美國股票,使其1月份的海外股票月度購買量達到自2011年有記錄以來的歷史最高點。

韓國證券存托所數據顯示,今年1月,韓國個人和機構投資者淨買入了50億美元的外國股票。其中,特斯拉的股票價值在100億美元,是所有股票中最高的一筆。吸引著全球各地短線交易者的GME,股票價值約2.65億美元。

「不害怕,不退縮,我認為這是一個暫時不會破裂的泡沫。」

在首爾一家食品配送連鎖店工作的一位散戶說,他的股票投資組合包括中國無人機製造商億航和芯片巨頭三星電子,這項投資給他帶來了412%的回報率。

與散戶的亢奮形成反差,散戶與賣空者的競爭,已讓韓國券商緊張到切斷保證金貸款。

韓國金融投資協會的數據顯示,在1月最後一週貸款額達到創紀錄的21.6萬億韓元(193億美元)之後,1月已有6家韓國券商停止向散戶投資者提供槓桿。

首爾新韓投資公司的股票經紀人Kwak Sang-jun表示:「向散戶們發放更多貸款,將違反券商的資本金要求比率。」

韓國散戶投資者瘋狂的買美股,其伴隨的風險也無法被忽視。

高盛高級亞洲經濟學家Goohoon Kwon週日在一份報告中表示,由於美股佔韓國散戶投資者所持股票的80%左右,韓國散戶投資者對美國市場風險的倉位很大。

Kwon寫道:「由於他們在2020年末全球股市反彈期間大量買入,因此,一次幅度10%的市場調整可能會使他們三分之一的持倉出現虧損。」

韓國散戶和法人機構大量買入國外股票。
韓國散戶和法人機構大量買入國外股票。

生猛的「泡菜溢價」

其實,韓國散戶對金融市場的這一腔熱忱,從早年其對虛擬貨幣的狂熱也能窺見一二。如今逼空大戰對他們來說怕是已輕車熟路。

2018年韓國就業網站Saramin公佈了一份研究報告,該報告指出在941名韓國受訪者中,有295人投資虛擬貨幣,比例高達31.3%,其中有80%的受訪者年齡處於20歲到30歲之間。

在資金投入方面幣民也是毫不手軟,參與虛擬貨幣的投資者平均每人投資金額為566萬韓元(約5300 美元)。

在收益方面,有21.1%的受訪者表示收益率約為10%,19.4%的人聲稱利潤已經超過100%。另外,有54.2%受訪者表示把虛擬貨幣視為快速暴富的首選捷徑,有47.8%的人把虛擬貨幣當成小額投資的工具。

歷史告訴我們一個幣只要上線韓國交易所,而且如果是第一次登陸韓國幣圈,基本上漲幅都會是10%以上。想要暴富,就去買要上線韓國交易所的幣。這一盛況,也生生的給韓國擠出來一個「泡菜溢價」。

「泡菜溢價」,是指因韓國民眾熱衷投資和投機虛擬貨幣,使得韓國虛擬貨幣價格比海外市場高出一大截,以至於投資者用韓國的著名食物泡菜,對其特別命名戲稱為「泡菜溢價」。

遙想當年,「泡菜溢價」在2018年1月初達到峰值,比特幣在韓國交易所價格相當於22525美元,較當時的國際綜合價格高約近50%,差價7500美元。

※本文轉載自見聞vip,原文連結

責任編輯:梁喆棣