義大利首都羅馬所在的中部拉齊奧(Lazio)大區主席尼可拉.勁格雷迪(Nicola Zingaretti)於二月底前往北部大城米蘭,倡議「米蘭不會停下腳步」(#MilanDoesn'tStop)的行動,呼籲義大利民眾保持信心和團結,因為「義大利沒有危機」('Non c'è la crisi'),應持續推動義大利經濟前進。

沒想到,勁格雷迪信心喊話一週後,3月7日他在個人推特上表示,他染上COVID-19(新冠肺炎,通稱武漢肺炎)並待在家接受隔離中。

高齡化+大量中國勞工 導致感染率和死亡率雙雙攀高

義大利疫情急速惡化,確診人數和死亡數「後來居上」,死亡人數一天多50%,截至3月9日清晨,已累積366個死亡病例,比前一天多133例,確診病例達7375人,是全球僅次於中國和南韓的第三大疫區。

造成義大利確認人數高的一個關鍵原因,在於北方精品工廠密集的中國勞工。

義大利佛羅倫斯近郊的Prato小鎮,是全球知名品牌Armani、Gucci、Prada的製造地,或者更正確的說,因為消費者追求「Made in Italy」,所以許多半成品送到Prato小鎮加工貼標,這些昂貴精品的「最後一哩」,就是由大量中國勞工製造出來的。

在Prato許多工廠的老闆、員工、成衣工人都是中國人,該鎮唐人街的華人人口數,是全歐洲第二多(第一是巴黎的唐人街)。其中又以溫州人佔多數,至今約有6萬人,佔Prato約三分之一人口。

而溫州,是這一次湖北省以外第一個宣布封城的城市。返鄉過年的溫州人回到義大利,也將新型冠狀病毒帶回去。

只是,義大利不只確診數多,死亡率更是「全球最高」,達到4.96%。南韓目前有7,300多例確診,但死亡率0.69%。

其中一個原因就在——義大利是全歐洲「最高齡」的國家,超過65歲人口為22%(截至2018年的統計),是全球僅次於日本(65歲以上人口佔27%)、最老的國家。這一次的新冠肺炎,老年人的致死率,遠高於青壯年和兒童。

根據義大利日報《晚郵報》(Corriere Della Sera)報導,倫巴底大區重症照護危機單位的協調員表示,他預計到3月26日,將會有1萬8千名病患,其中可能有2700到3200名是重症病患;即便是現在,醫院都已經擁擠到走廊都必須安置病床才夠照護病患。

義大利封鎖北部,影響四分之一人口

疫情突然加劇,《大西洋雜誌》(The Atlantic)報導,義大利總理孔蒂(Giuseppe Conte)在3月7日深夜簽署緊急命令,封鎖義大利疫情最嚴重的北方,包括大城米蘭所在的倫巴底(Lombardy)大區以及周圍14個省份,其中觀光城市威尼斯也在封鎖區域內。雖然並未阻擋邊境,但除非民眾可以證明必要性,否則不得離開封鎖地範圍。

這項禁令將持續到4月3日,影響人數多達1千6百萬人,相當於四分之一的義大利人口。與中國於1月23日下達的武漢封城令,隔離1千1百萬人,影響人數同樣龐大,據《紐約時報》報導,一位米蘭居民就如此表示:「我們是武漢第二。」

《大西洋雜誌》報導,禁令頒布後,義大利民眾深感恐慌,蜂擁向火車站,想擠上開往南部的火車,深怕被關在隔離區。孔蒂才又出來開記者會,安撫民眾說,並不是完全不讓任何人離開封鎖範圍,而是希望大家自我管理、「富有責任感」,除非必要不然就「減少交通往來」。

封鎖令頒布後,火車和飛機等公共交通系統的確仍如常運作,班次也沒有縮減。《紐約時報》指出,這顯現一個矛盾之處,一個民主國家為了防疫,祭出跟極權國家同樣的極端措施。不過,或許更值得思考的是,雖然因為疫情嚴重下此令,卻又沒辦法完全限制人民的行動自由,這樣子的禁令,人民是否會遵守?又是否真的有助防止疫情擴散?

義大利為何一夕之間成為重災區?

1. 社區感染來自高流通區域

為何疫情傳遞如此迅速?除了病毒本身的高傳染率,討論國家安全問題的部落格《Lawfare》分析,是因為倫巴底和威內托(Veneto)的高流通量、高貿易量。以貿易開放指數(Trade Openness Index)來說,倫巴底是67百分比,威內托是69百分比,居全國榜首,高人口流通也因此造成疫情爆發。

2. 中央、地方分治,防疫政策混亂,疫情難控

總理孔蒂於2月23曾在上節目接受訪問時批評,科多尼奧醫院並未採取安全程序來防止疫情擴散,並也曾揚言要懲處沒有按照國家層級緊急程序走的區主席。這顯示出,國家和地方的防疫措施出現斷裂。

民眾也感到防疫政策混亂,根據《紐約時報》報導,羅馬民眾抱怨,他們同時接收到「全力防範」以及「只要洗手就好」這樣兩極的指令。倫巴底的首席衛生官員卡耶拉(Giulio Gallera)在總理頒布封鎖令後,仍表示「為了保全國家經濟」,民眾應該要能夠去工作。

《Lawfare》進一步分析,這是因為,打從1970年開始,義大利大區就依據該國憲法第117條、握有越來越多權力。舉例來說,以現在疫情爆發時期,憲法其實授予區主席擁有指揮衛生相關緊急情況的權力,才會出現地方不跟著中央走的亂象,疫情藉此揭露了義大利在緊急時刻的脆弱之處。

「經濟火車頭」被封,義大利經濟停擺,歐盟緊張

被封鎖的義大利北部,相比南部更為富裕,也預示了封鎖令後經濟將大幅下跌的命運。據《大西洋雜誌》報導,單就倫巴底大區來說,就佔去義大利國內生產毛額的20%。

根據義大利財經報《24小時太陽報》(Il Sole 24 Ore)報導,疫情與封鎖令將會影響幾個經濟層面。以義大利的重要觀光業來說,未來三個月,將會減少2千2百萬遊客。在工業生產方面,倫巴底6000名金屬加工工廠員工已停工。

不管是「半個」封鎖導致義大利人恐慌逃竄,是否有可能因為歐洲各國之間較不嚴格的跨國移動,讓疫情擴散到其他地區;或是已經確定會受影響的經濟,都讓歐洲各國傷透了腦筋。

核稿編輯:林易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