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部落的日子,講求效率、速成的現代社會準則並不管用。全新的生活邏輯是,貼近土地,灌注時間與勞動。他們心甘情願,用時間釀一瓶酒、編織一件苧麻衣。

搭著復興部落總幹事張慧芬的農用摩托車,穿過小山坡,通往部落梯田。很難想像,眼前梯田其實休耕超過三十年,連水源都曾被截斷,如今卻充滿生氣。二○一七年,部落決議重新復耕土地,種植稻米、蘿蔔與甜菊等作物,成立部落長輩共食基金。

我們拿著鐮刀,有樣學樣鋤草,出沒幾分力就汗流浹背,部落長者卻甘之如飴,因為吃下肚的糧食,都是勤快勞動的獎賞。「你們確定要採黃藤嗎?」張慧芬問了好多遍。當然要!但當看見纏繞在林木高處的黃藤,像一條打結的長線,才發現她的問話用意,這絕非容易的事。

採集之旅
在復興部落復耕梯田,和族人一起農作。(攝影者:陳鴻文)

藝術家許家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