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我們這些給台積電(TSMC)供貨的供應商如今沒時間放鬆。每天要寫50頁資料,晚上10點在和台積電的會議上彙報。台積電要靠這些信息確定成品率和設備狀況等的改善措施。我們已經難以承受。」

在半導體産業聚集的台灣新竹,一條半導體相關企業鱗次櫛比的街區裏,在日資企業工作的蘇家慶(化名、30多歲台灣男性)一邊揉著因連日疲勞而睏倦的眼睛一邊説:「就這樣,我們努力支撐著台積電的工廠,工作仍在持續。週末也不能休息。即使晚上12點、早上6點,台積電也會打來電話。每天睡覺都把手機放在枕頭邊」。

蘇家慶表示「我們還好一點」。「台積電高管如今的緊張感超出想像。只要對供應商稍微採取縱容的態度,馬上會被降職」。

以在台積電最尖端工廠工作的李大中(化名、50多歲男性)為例。在工廠擔任部門負責人的他如今沒時間休息。2020年秋季以來,進入了異常繁忙的時期。每晚都是深夜3點多才能回家,有時還會住在公司。就這樣,台積電的工廠始終維持著滿負荷開工的狀態。

李大中的唯一支撐是每年3000萬新台幣(約合人民幣700萬元)的報酬。台積電中層人員的年薪達到數千萬日元,在過去1年裏除了獎金,員工平均還拿到約560萬日元(約合人民幣32.7萬元)特別報酬。遠遠高於200多萬日元的台灣平均年薪。台積電以破格待遇應對空前的繁忙,但也接近極限。

世界尖端半導體的生産如今呈現出92%集中於台灣的異常情況。台積電董事長劉德音也表示,希望世界不要誤解台灣。客戶從全球湧到台灣,展開爭奪,半導體代工行業完全失去了平衡。政府也以罕見的措施提供支援。

為應對新冠疫情,台灣目前停止了全部簽證發放,但半導體享受特別待遇。一家日資企業向台灣派遣了數百名技術人員,冒著風險支撐迅速擴大的台積電的生産。

但業務一線也發出叫苦聲。一名日資企業的高管説:「美國、日本、德國、在台灣則是新竹、台南、高雄……。他們到底要造多少工廠?人手短缺,這樣下去必將不堪重負。如果台積電的工廠出現意外,對世界經濟的衝擊相當大。世界或許還不了解這種現實有多麼可怕」。

(本文轉載自日經中文網,不代表本社立場)

責任編輯:陳宣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