幾十年前,畢業典禮這種通向人生新里程的儀式,總充滿樂觀氣氛,畢業生們如果做對決定,在專業與財務上幾乎一定會成功,且達標速度相對快。但如今,我已經沒有這種感受。

不管是柏林、紐約或上海,近來想闖出一片天的畢業生很難跟得上前幾代的人。而造成這種結果的原因有幾個,就讓我們先以中國為例:在上海,一棟房子的要價,接近一般勞工平均年所得的四十倍。

每個地區都在爭奪全球影響力,當競爭白熱化,輕忽的是自身顯而易見的財富危機。

年輕人》高房價、負債進逼

有些高所得的年輕專業人士發現,透過共居或其他有創意的方法,可以在大城市裡活得很好,但很多年輕人找不到高薪工作,無法選擇這樣做。他們必須接受低於標準的生活條件,或把高比例的可支配所得花在長程通勤上。

當然,不是每個地方房價負擔都這麼沉重,以德國為例,吸引大多數年輕專業人士的大城市就沒這麼多人聚居,該國的就業趨勢反而是分散於全國的中型城市。由於各城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