做任何事情,都要求投資報酬率。這是正確的思維嗎?

在台積電工作的時候,任何投資計劃都要求投資報酬率。一但發現投報率很低,我們就會收手不投,因為根本划不來。投資報酬率稱,簡稱ROI(Return of Investment),定義就是投資獲利相對投入資金的比例,公式如下:投資報酬率(%)=投資淨損益/總投入資

計算投資報酬率的3個條件

在台積電的時候,有幸參與很多的投資專案,每一項專案都要詳細規劃,要算出清楚的投資報酬率,提供給主管來做決策。舉例來說,客戶的需求強勁,我們該不該投資更多的機台設備,來滿足客戶的需求?

客戶的需求只要改變,計畫就要隨之調整。因此,做這樣一個投資專案時,我們會設計一個演算法,我稱之為「系統性思考的模擬方法」,其中包含以3個條件:

一、限制條件:設備買進來需要花時間,裝置設備到開始量產,也需要時間。時間是這個投資案的一大限制。

二、假設模擬:演算法會有很多假設,這些假設必須有所依據。比方說,我們可能會假設客戶需求每年會成長10%,或人才需求不會是問題。假設不一樣,結果就不一樣,因此我們會建立一個假設的模擬器,快速進行判斷及分析。

三、因果邏輯:演算法的邏輯非常重要,因果關係務必清楚。比方說,算出來為什麼是5年回本,而不是7年回本?演算過程中,必須一直試問其中的邏輯關係。

當時,我常計算各種投資報酬率,然後提供給主管做決策。慢慢地,我養成了某種習慣:不論做任何事,開始行動前,都要計算一下投報率。投報率不高,暫時就不要執行。這確實可以幫助我做決策,可量化的指標,我會直接計算,但無法量化的指標呢?

無法量化的指標,怎麼算投報率?

這個問題,剛好有一些上課認識的學員也問過,我以兩個小故事分享給大家:

我有一個非常喜歡學習的朋友,這幾年來,他上過非常多的課程。上課對他而言就是一種休息,是一種心靈的提升。每一次,我看他上完課,心情都非常愉快。他投資了時間,投資了學費,得到的回收就是內心的滿足與快樂。

滿足與快樂是「情感」,是很難以量化的投資回報,我稱之為「自我投資報酬率」。這類回收報酬需要時間,時間一久,威力其實很驚人。1週1堂課,幾年後,手上累積的完成課數就超過100堂。「自我投資」的威力,也許就會在未來的某個時間點,指數成長、一次爆發。

另外一種投資報酬率,我稱為「邊際型投資報酬率」。以我為例,起先我為了把過去的職場經驗傳播出去,開始經營一個名為「職場冰淇淋」的Podcast。評良心講,按投報率計算,這節目絕對不是一門好生意。節目每週更新一集,我必須去找來賓談職場點滴,也必須找製作人,處理後端任務。除此之外,這整個節目,對我的團隊也是全然陌生。

但我還是覺得很值得。怎麼說呢?一方面完成我的主持夢,另一方面,每集的對談對我也是一種學習。我在來賓身上看到他們的智慧,再以此反思我的工作和人生,產生了無形的力量。

這段時間經營Podcast,我心裡非常快樂。這股情緒連帶影響了其他工作,在做其他專案時,我的效率也比以前快很多。這就是一種「邊際型投資報酬率」,這個投資本身可能難以量化,但卻可以讓其他事情的投報率變得更高。

以這兩個例子來說,很多事情也不一定要用投資報酬率去評估,我們在投資後獲得的快樂與開心,會轉移到其他工作中,最後獲得的報酬率可能會比想像中更高。這篇文章提到的3種方法,大家可以交叉運用。

最後也提醒大家:不是每一件算得出來的事,都有意義;也不是每一件有意義的事情,都能被算出來。

責任編輯:李頤欣