若你想在快速的世界裡茁壯成長,放慢步伐吧。

這個亂糟糟的世界對你威迫利誘,叫你再跑得更快些,但你必須反其道而行,關鍵在於:學會跑慢一點。

老掉牙的腳本說我們必須跑快一點才跟得上,但在不斷變化的世界裡,賽跑的條件也不一樣,因為終點線一直在移動。無論是商場、家庭、必須完成的好幾件事、一段需要呵護的感情⋯⋯。我們跑得越快,越是沒有停下來思考,一段時間後,結果就會每況愈下。

但對大多數人來說,跑快一點仍然是人生的預設值,我們陷入舊腳本的窠臼,尤其在我們獨自快跑時更是如此。

當我們學著跑慢一點,從各方面來說都有更好的結果:更明智的決定、更具韌性、更健康、更敏銳洞悉內在情緒與直覺、專注察覺自身的狀態、清楚了解自身的目的。

我大部分的人生都卯足全力跑向別人設定的目標,並逃離內心害怕的事物,卻很少思考為何這麼做。如今我的腳步比以往緩慢許多,雖然還是有進步空間。透過反覆試驗與刻意練習,我已懂得珍惜停頓的力量,才發現某些原本我害怕的事物,甚至成了我快樂的泉源。

先說清楚,跑慢並不代表停步、怠惰、停滯、缺乏目的,或毫不關心,也不表示只要度個假或找到既快速又可一勞永逸的方法,就能解決這種情況。其實,跑慢一點意味著一直移動,不斷探問,也表示有足夠的關切,讓心靈平靜,專注在真正重要的事物上。

當我們望向不斷變動的未來,加速賽跑顯得更怪異也更加危險。

與其追求生產力,
不如提升專注於當下的能力

當然,有時候快跑是正確的做法,完全沉浸於手邊的事,心無旁騖,可能覺得自己活得更有勁,移動與思考都比以前更快速。但整體說來,如果我們無法在某些時刻保持平靜,就會經常遭到阻礙。耗費大把時間努力達成他人的期許,然後忍不住想自己的時間、希望、夢想和渴望都去哪裡了。

今日,隨選經濟(on-demand economy)大為盛行,伴隨而來的是「隨時有人效勞」的觀念,即使這件事帶給我們許多快樂,但一心求快卻讓我們痛苦不堪,於是我們在內心反覆迫害自己:只要你更努力,就可以把每件事做得更好。

其實大可不必如此,更棒的是,並不是每個地方或文化都只顧著往前奔跑、不停忙碌。

你曾經思考過「無為」(not-doing)嗎?無為不光是指不工作。我所說的無為,是真的「什麼也不做」:沒有具體行動、沒有令人分心的事物、沒有目標。

在全球面臨集體焦慮和懷疑的此刻,最佳的應對之道是將「無為」融入我們的生活。意思是不妨暫停一會兒、靜靜坐著。它是簡單卻深刻的行為,讓自己在未知的廣大空間裡憩息,想清楚自己全速衝刺,是打算成為什麼樣的人。

在荷蘭,「無所事事」(niksen)是普遍受到社會認可的概念,甚至可說他們文化十分推崇「無為」。這個詞的原意是什麼也不做,或者說特意做某件不具任何生產力的事情,主要在於「敢無所事事」。

荷蘭的研究人員發現,定期找時間放空的人較少焦慮,有更好的免疫系統,甚至更有辦法想出新點子,解決問題。關鍵在於隔一段時間就放空(一天只花兩分鐘也是不錯的開始),心中沒有任何意圖,不去想是否有生產力。

雙親過世使我瞥見放慢速度的可能性,10多年後,儘管我已慢下來悼念,但我依然過著匆忙的生活:長時間工作、每年去20幾個國家出差、做什麼都拚盡全力。

我一手包辦所有事,但內心依然非常焦慮無力,我達成越多外在的成就,內心就益發焦躁。而且再多的保障或他人給予的肯定(如金錢或名聲)都無法阻擋這股下墜的力量。

2004年,哈佛商學院的學生派屈克.麥金尼斯在一篇討論社會理論的文章中,創造了兩個新詞:FOMO和 FOBO。他主張哈佛商學院的學生無不飽受「錯失恐懼症」(Fear of Missing Out)與「更佳選擇恐懼症」(Fear of Better Options)之苦,因而社交活動多到嚇人,出現某些乖張行徑。

先觀察、再消化,盡可能拖到最後一刻才行動的能力,適合用做一般決定或商業決策。

這個思考過程大致是這樣的:科技使我們過度連結,讓我們隨時可以分享眼下的事,讓其他人共聞共見。我們讓更多人看見、去更多地方、從事更多活動,因此大腦的反應是:看看你沒有在做的那些事!

一,想想你平常做決定的典型風格是什麼?你多半很快的下決定,抑或仔細思量?

二,如果你很快行動,你想過自己可能有盲點嗎?如果你習慣慢慢來,你有過濾的機制以找出正確時機嗎?

三,思考你的領導風格,你是否期待同僚和夥伴與你步調一致?如果是,為什麼?如果不是,為什麼?

四,仔細回想某次你花了更久時間做決定的狀況。你在延遲的過程中觀察到什麼、處理了哪些訊息、學到了什麼?延遲對你的行動有何影響?

錯失恐懼與更佳選擇恐懼症使我們的大腦更分散。再說到我們的生活步調,又因害怕慢下來而更惡化。如果我們慢下來,就會落後甚至被淘汰,於是上述兩種恐懼的循環又再次開始。

麥金尼斯認為錯失恐懼實在荒謬,但卻是真的。他原本提出另一個詞:FODA「什麼事都不敢做」(Fear of Doing Anything),他歸類為一種癱瘓狀態,但FODA一詞並未真正流行起來,取而代之的是更樂觀的詞彙:JOMO,錯失恐懼變成了錯過任何事都高興(Joy of Missing Out)。

我們可以翻轉錯失恐懼,讓它變得積極。與其加速快跑,老是擔心自己現在沒有做什麼事,倒不如跑慢一點,並為此感到欣喜。

一旦你培養出慢慢跑的超能力,就開啟了空間,讓「錯過任何事都高興」的情緒進來。

如今,我喜愛跟著流行走,但也很高興能待在結構凌亂的空白中,不管是在行事曆或靈魂中,我發現有種練習非常簡單,效果卻很強大:創造並保持可在其中凝神的空間。

一旦你體驗過「錯過也高興」的感受,你必定會想幫助別人跑慢些,讓他們也感受一下:

一,你覺得你的人生哪些方面跑得太快?

二,你對速度的渴望來自何處或何人?是你自己還是旁人驅使你跑快些?

三,快跑的壓力始於何時?那時你有注意到嗎?

四,你通常採取哪些應對技巧?其中哪些最有效?哪些應該退役,或以其他方式替代?

五,如果你慢下來,會有什麼樣的發現?

請注意,你的思考方式可能在閱讀過程中逐漸演變。將這些獨特觀點融入你的新腳本!

小檔案_書名:變動思維

作者:艾波.瑞妮
出版社:遠流
出版日期:2022年2月24日

艾波.瑞妮 簡介
演說家、投資家及冒險家,每年在各大活動擔任演講嘉賓,包括TED演講,也撰寫與新經濟和全球公民等主題文章。擁有哈佛法律博士學位、塔夫茨大學弗萊徹學院國際商業和金融碩士學位,是全球前50位女性未來學家之一。客戶包含Airbnb、Nike、世界銀行與聯合國。